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无语-思想的力量

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

 
 
 

日志

 
 
关于我

西王母研究/群众文化研究/和谐社会建设理论研究/文学创作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闲心牧蝉  

2014-10-02 16:4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超

  夏日里一个阴沉而又闷热的傍晚,我独自一人走出户外,顺着性子来到了城北河边这片不常来逛的槐树林。

  林子里的槐树足有两三丈高,齐刷刷的,浓密而不显繁杂,简约而不觉贫瘠,树冠连成了巨大的天然帐篷,偶尔只露出着一绺儿的天空,神秘而高远,树干或笔直或微微倾斜,相互保持着该有的距离,不遮挡人的视线。林下有石砌的一米多宽的小径,环绕整个林子,径旁、树下全是鲜绿而干净的草坪。更难能可贵的是树上有蝉在鸣叫,不是一只蝉,而是满林子的蝉,而且只有蝉在叫。可以想像吧,夏日里,闹市旁这样一片幽静而阴凉的林子,该有多么的让人心旷神怡。恰好这天来散步的人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很少,所以我步子迈得很悠闲,走走停停,走走看看,边走边想。

  蝉是看不见的,它们的叫声是那么的整齐,那么的平缓,那么的惬意,不慌不忙,仿佛在进行集体表演,或者是在齐声呐喊诉说着什么。我没法知道蝉在叫着什么,但我可以断定蝉是开心的,是平静的,是不排斥我的到来的。我静静地站立树下,任凭这超脱世俗的蝉鸣穿过我的每一根神经甚至每一根发梢。我想,没有什么沉重的烦心的东西不可以暂时忘记。我没有想到我对静静聆听蝉的鸣叫突然这么贪婪,久久的,不愿离去。(原创散文)闲心牧蝉 - 花无语 - 花无语_思想的力量


  我在想:为什么来享受这蝉鸣的人居然这么的少,我有些不明白。

  其实,往日里我也是一吃过饭就急着往广场里跑,往人群里跑,昨天也去了,广场里跳舞的、散步的、放风筝的、练剑的、打太极拳的,还有三五成群坐一起闲聊的,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空间,虽然那里树不够多不够大算不上阴凉。看来,人还是喜欢群居群处,跟蝉一样。

  但人有时候却厌烦人多向往独处。熟人之间见面总免不了客套甚至是虚伪的寒暄,而且,人走在人群里,总得顾及别人的想法,不能让别人觉着不顺眼,看见自己心仪喜欢的异性不敢主动搭讪,得压抑着内心冲动的想法,但还是要靠近,要看见,要欣赏,可能跟蝉叫着要互相听见一样吧?人都想活得真实,可谁又能真正活得真实?谁敢真正活得真实?谁敢把自己真实的想法都告诉别人?我不知道这是人之为人的文明、高尚还是不可救药的无奈、悲哀。人与人之间总有那么多的距离,总是心存戒备,特别是陌生人之间。一个不对别人无缘无故怀有敌意的人就该算得上一个好人了,一个懂得遵守交通规则不给别人制造不必要的恐慌和麻烦的人就该算得上一个文明的人了。

  我想,这么多的蝉一起叫,节奏也惊人的一致,它们的叫声覆盖了整个林子,以致于任凭你怎样搜寻也找不见一只别的什么鸟或者昆虫,会不会它们都被这高亢嘹亮的蝉鸣声给吓跑了,包括蝉的天敌?地上也不见蛇、蚯蚓、青蛙之类的东西,是不是它们也都被这叫声给吓跑了?一片幽静的林子只属于超凡脱俗的蝉,再就是欣赏它们叫声的人,真是太妙了。蝉是微小的、脆弱的,甚至人都看不出蝉有什么需求,除了一个劲地叫,可蝉又是强大的,强大得足以让一切强大的生命震撼。我想,假如蝉对人有一丁点儿的不友好,再胆大的人也不敢莽然走进这样一片属于蝉的林子,敢叫它们都来对付你吗?不叮不咬,光齐刷刷地飞过来罩住你也足以罩得你断了气,何况我们还不知道蝉有没有什么别的绝招。所以,人对蝉是应该心存敬畏的,是应该和平共处的。

  蝉在叫,可仿佛只是在叫,不像是在比赛,没有要比出谁高谁低的意思,因为那么多的蝉在齐声叫,听起来只像是一只蝉在叫,一样的声调,一样的节奏,简单地重复却不令人心烦。其实,人的脉搏和心跳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我觉着欣赏蝉鸣可能比欣赏美妙的音乐更能让人放松。而且,奢侈地置身这样爽心的蝉鸣,慢慢的,你觉着你的心跳完全可以和蝉鸣一致。我心头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词:闲心牧蝉,对,这样天真可爱的一群蝉,就像是在接受我心灵的放牧,你完全可以融入其中,体验生命特别的宁静。

  走着走着,夜幕悄然降临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也许这样孤单地带着寂寥的蝉鸣悄然离开多少是有些落寞惆怅,因为你无法让蝉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无法跟蝉打招呼说再见。正这样想着,碰着了几位昔日的好友,我是准备打个招呼就走开的,因为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愿意冒然打扰别人的,可是老友却执意要和我一起走,我突然感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话匣子也一下子打开了,静静的夜色里,我们走着说着,说着走着,转了好几个圈。往回走时突然发觉,蝉不再叫了,而且是集体不叫了,竟然没有一个在叫,莫非蝉在悄悄地听我们说什么?真还说不准呢。或者是蝉已经读懂了我们的心,在友好地提醒我们:很晚了,该回家睡觉了。

  (通讯地址:甘肃省泾川县泾灵路531信箱,邮编:744399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